欢迎访问云梦县纪委监察委网站! 今天是:2016/11/21 下午4:01:48
您现在的位置: 云梦县纪检监察网 >> 纪律教育 >> 正文

图文:浩气贯江城 热血洒龙华---——许白昊烈士传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湖北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7/27

 

    湖北日报讯 烈士名片

    许白昊(1896年-1928年),应城市城中办事处国光村人,是我党早期的优秀党员,是中国早期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人之一。在他短暂的革命生涯中,曾出席过党的“二大”、“五大”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大”、全国劳动大会等重要会议,并先后担任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中共中央工委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湖北总工会秘书长和上海总工会党团书记等职,参加并领导了震惊中外的“二七”大罢工和汉口工人收回英租界的伟大斗争,为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纪念活动

    3月31日,清明将至,蒲阳小学组织400多名师生参观应城市烈士纪念馆,缅怀先烈,寄托哀思。
    4月5日,城中办事处组织全处机关干部、社区、村干部学习许白昊烈士相关事迹,缅怀先烈。
    4月6日,动员、组织学区内各学校师生学习许白昊相关事迹,缅怀先烈,敬献花篮。

    一

    1896年秋天,许白昊出生于应城县南富水河畔杨湾(现应城市国光村杨湾)一个农民家庭。八岁始读附近郭家大湾的“郭记私塾”,后因江汉平原连年灾荒,被迫辍学,随父替人作挑夫为生。
    辛亥革命后,许白昊考入武昌中学读书,开始接触革命思想。不久,因参加“五四”运动,被军阀驱逐而离校。同年秋,他毅然放弃报考军校的机会,离开武汉顺江而下,到了浙江省会——杭州。第二年春天,考入浙江省甲种工业学校,在这所革命气氛非常浓厚的学校里,他结识了许多革命志士,加入了早期的革命组织。
    1921年7月,中国历史上出现了“开天辟地的大事”,中国共产党诞生。“一大”以后,党在上海建立了工人运动的领导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1921年秋,许白昊从杭州来到上海,参加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工作,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同年底,党派许白昊从上海来到武汉,参加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的领导工作。
    当时,武汉的工人运动正处在启蒙阶段。许白昊和林育南等人深入工厂、铁路、码头,创办工人补习学校,选定工人运动据点,发动工人起来同军阀、资本家展开斗争。同时,他十分注重中国工人运动现状及其发展的理论研究工作。1922年4月,他在上海《民国日报》发表了《劳动团结易,劳动组织难》一文;同月,他又在该报上发表了《工读主义者该认清的教训》的文章,坚定地站在无产阶级立场,同工人运动中的错误思潮展开坚决的斗争。
    1922年5月,党派许白昊到当时革命中心——广州,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和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在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上,与会者一致通过许白昊等人提出的“铲除工界虎伥案”等9个决议案,掀起了中国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

    二

    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结束后,许白昊返回武汉。党派他到汉阳钢铁厂,开展工人运动,成功地领导和组织了震动全国的汉阳钢铁厂工人大罢工。
    汉阳钢铁厂是汉冶萍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汉钢正处于没落境地,资本家为了转嫁危机,加紧对工人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虽然汉钢工人有着斗争传统,但由于没有党的领导,前几次斗争都以失败告终。许白昊深入钢厂的工棚、炼铁炉前,在工人中,进行深入的宣传和严密的组织工作,发动工人建立了“汉阳钢铁工人俱乐部筹备处”。
    就在成立大会举行的前夜,资本家勾结反动军阀,突然在深夜时进厂查抄,逮捕了工人积极分子,封闭了工人俱乐部筹备处,悍然开除了任俱乐部职员的72个工人。资本家和军阀这一暴行,激怒了全厂工人。许白昊分析当时的有利条件,决定立即成立罢工委员会,宣布全厂工人举行罢工,并向厂方提出了“解除军警压迫”、“恢复俱乐部”和“恢复被开除的工人的原职”等6条要求。
    同时,罢工委员会发表宣言,通电全国,呼吁全国 工人“力加援助”。在汉钢罢工的第2天,党组织武汉各工人团体成立了“武汉工团联合委员会”,作为援助汉钢工人的总机关,许白昊被推举为该会负责人。
    在罢工期间,当许白昊了解到被资本家收买的化铁炉工韩老三点火开工时,连夜发动工人在全厂贴满了反抗标语,迫使化铁炉停工,资本家才被迫接受工人的复工条件。罢工胜利后,汉阳钢铁厂工人俱乐部改为工会,许白昊当选为工会执行委员长,会员达2000多人。汉钢工人罢工的胜利,促进了武汉工人运动的兴起,也为汉治萍总工会和湖北省工团联合会的成立创造了条件。
    汉钢罢工胜利不久,许白昊和项英代表湖北党组织参加了党在上海召开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1922年10月,“湖北省工团联合会”成立,林育南任主任委员,许白昊任副主任委员。同年12月,我国第一个产业联合工会——汉萍工会成立,李立三、许白昊等被选为负责人。
    这年秋天,许白昊在革命斗争中结识了汉口烟厂女工秦怡君,并介绍她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党派许白昊护送秦怡君到长沙清水塘毛泽东同志的住所,参加了党创办的“自修大学”的学习,到北伐军进入武汉后,他俩结婚,生得一子,大革命失败后,孩子不幸失踪。

    三

    在全国工人运动高潮的推动下,京汉铁路工人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二七”大罢工。许白昊参与领导了这场声势浩大、激烈悲壮的大罢工。1922年8月,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在郑州召开。根据党的指示,许白昊和林育南以《劳动周刊》记者的名义出席。这次会议召开了三天,起草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章程》(草案),建立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处。
    1923年1月30日晚,许白昊和陈潭秋、林育南等率领湖北30多个工团和新闻界、学生界代表,从江岸乘车北上郑州,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盛典。成立大会遭到军阀吴佩孚的破坏后,许白昊和林育南等于当年2月4日返回武汉,当即召开湖北工团联合会负责人会议,决定武汉各工团举行罢工,抗议反动军阀践踏工人运动。当年2月6日,许白昊和陈潭秋、林育南等率领武汉18个工团和学生联合会组成的慰问队,前往江岸刘家庙,召开慰问罢工工人大会,与会者达1.5万人。许白昊和林育南在群众大会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讲,他们号召湖北工人联合起来,声援京汉铁路工人的正义斗争。“二七惨案”发生后,湖北军阀政府在报上公开悬赏缉拿许白昊等17人。在血腥的恐怖面前,许白昊毫不畏惧,他一面继续组织汉阳钢铁厂等地工人举行罢工,抗议军阀残害铁路工人的罪行,一面在汉口华清街等处设置联络站,接济罢工工人,积蓄革命力量。1923年秋末,党的汉口地方执行委员会建立,机关设在汉口德润里23号,许白昊当选为执委会秘书,继续领导铁路工会和人力车夫工会。第二年春天,机关被反动军警破坏,许白昊不幸被捕入狱,后经党组织营救出狱。1925年5月1日,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建立了中国工人运动的领导机关——中华全国总工会,许白昊出席大会并当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
    国民党“一大”以后,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不久,许白昊担任了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执行部组织部干事。1925年冬,许白昊在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市党部常务委员和监察委员。在此期间,许白昊运用正确的革命统一战线,继续领导湖北的工人运动。1926年3月和8月,许白昊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响导》周刊上先后发表了《武汉工人遭受的厄运》、《北伐前夕的武汉工潮》等文章,及时指导武汉工人运动向前发展,支援北伐战争。

    四

    北伐军占领湖北后,武汉成为新的革命中心。中华全国总工会在武汉设立办事处,李立三任办事处主任,刘少奇任秘书长。许白昊等任执行委员。1926年9月14日,许白昊和项英主持召开了武汉工人代表会议,讨论湖北总工会的筹建问题。当年10月10日,湖北省总工会在汉口宁波馆召开成立大会,许白昊担任大会执行主席,向与会者报告了省总工会筹建的经过。最后,大会选举许白昊为湖北省总工会秘书长。省总工会的建立,促进了湖北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到年底,有20多个县、市建立工会,工会会员发展到30多万。
    1927年1月1日,湖北省总工会在汉口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由大会执行主席许白昊和刘少奇、李立三等主持。会议期间,许白昊代表省总向大会作了会务报告和关于经济斗争的报告。在大会闭幕式上,刘少奇、李立三和许白昊等35人当选为省总执行委员;同时,大会决定成立省总经济斗争委员会,许白昊任委员长,统一领导全省经济斗争。随后,许白昊作为省总工会代表参加了武汉国民政府建立的“解决湖北劳资问题临时委员会”的工作,先后参加和主持了20多次例会,作出了60多项决议,及时制裁了一批作恶多端的资本家,维护了工人群众的经济利益。
    英帝国主义在汉口关屠杀工农群众的惨案发生后,正在参加湖北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许白昊和刘少奇、李立三等同志,率领部分工人代表及时赶到现场,谴责帝国主义的暴行,组织工人掀起新的斗争。接着,省总工会发表通电,提出“收回英租界”等6项条件,并派工人纠察队进入租界。1927年1月5日下午,在李立三和许白昊、刘少奇等同志的指挥下,武汉50万市民在汉口济生三马路召开反英大会。会后,示威的工农群众浩浩荡荡地冲向租界,驱逐外国巡捕,一举收回英租界,极大鼓舞了国内外革命人民的斗争。
    1927年4月,党的“五大”在武汉召开,许白昊出席了会议。大会选举许白昊等7人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同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成立以许白昊、刘少奇、李立三等7人组成的中央工人运动委员会。随后,全国工人运动不断高涨。同年6月30日,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在汉口召开,许白昊出席会议并担任了大会经济委员会和各地产业工会决议审查委员会委员;许白昊在大会闭幕式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并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
    “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根据党中央的决定,许白昊离开武汉到上海,担任中共江苏省省委委员和上海总工会党团书记职务。1928年2月,许白昊参加了江苏省委在上海召开的工作会议,由于叛徒告密,敌人包围会场,他和陈乔年、郑覆他一同被捕。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中,许白昊英勇不屈,痛斥敌人。同年6月6日,许白昊和陈乔年、郑覆他一道壮烈牺牲,烈士的鲜血染红了龙华的荒野。
    当月,中共中央刊物《布尔什维克》杂志便发表了题为《悼陈乔年、郑覆他、许白昊三同志》的悼念文章,号召“上海无产阶级及全中国革命民众……推翻反动豪绅资产阶级的统治,为陈(乔年)、郑(覆他)、许(白昊)及以前牺牲的诸同志复仇!”

    黑夜中的一盏明灯
    ——缅怀革命先烈许白昊

    王志辉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之中国,风雨如晦,黑云压顶,外有列强侵略之祸,内受军阀混战之乱,山河破碎,民众流离。在中华民族存亡危机之际,涌现出了一大批救国救民的仁人志士,他们为革命呼号奔走,前仆后继,他们是中国人的真正“脊梁”。许白昊,这位出生在应城富水河畔的革命先烈,就是这样的民族“脊梁”。
    尽管他的名字不为大众所知,他的英雄事迹流传甚少,但他却是中国工人运动早期的领袖之一,参加并领导了震惊中外的“二七”大罢工和汉口工人收回英租界的伟大斗争,曾出席过中国共产党的“二大”、“五大”等重要会议,担任过中共中央监察委员等多个重要职务。他用汗水浇灌信念之花。从参加“五四”运动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救国救民的道路中上下求索,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在他心中深深扎根。他是英勇的铁汉,北上南下、辗转各地的身影随处可见,哪里有革命的风暴,哪里就有他不屈的斗争。码头边、钢铁厂、纱厂间回荡着他慷慨激昂的演讲声;一份份报告文件、一篇篇理论著作见证了他奋笔疾书的身影。他是革命的火种,将星星之火燃烧成燎原之势!他用生命书写爱国诗篇。滚滚长江、滔滔黄河也熄灭不了他的拳拳赤子心、殷殷爱国情!面对敌人的屠刀,他慷慨激昂,视死如归,一腔热血洒龙华,用生命兑现了自己对祖国的承诺。其不屈之精神,可感可叹!其光辉之业绩,可敬可佩!
    滔滔江汉水,悠悠别离情,白驹过隙间,许白昊烈士已牺牲八十多年了。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不会忘记他短暂而又波澜壮阔的传奇人生,不会忘记他为革命作出的巨大贡献,更会永久铭记他对祖国和人民的一片赤诚!